【私人号,发文在子博】

“路这么长,又这么难,仍要前行。”

各圈漂泊不定。

全职,体育,欧美。

就只是写而已。满足表达欲。

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喜欢我,不必了。
 

“曾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都是我想要的。”


啊,真是又心酸又幸福,隐匿无声的跃跃欲试和自惭形秽,是被光与影对半割开的胶片照。


今天也吃粗面条吧,刚刚才后知后觉你们已经相识相伴相知满二十一年啦……

查看全文

不是我满口玻璃渣还偏要负隅顽抗,是他们过分特别不肯轻饶了我。



查看全文

我他妈要哭昏头了。


从铁仔我就开始淌泪,到队长那滴眼泪砸下来我泪如泉涌,镜头一转到锤我嚎啕大哭。


他们做错了什么呀!啊!!!


为什么他们要承受看着最亲最爱的人一个又一个在面前消失的痛苦,而那之后还要独自体会现在沼泽几乎无计可施的绝望。


干什么呀!!!时代的交接一定要彻底摧毁旧日英雄才行吗?我们通过胜利的庆典和快快乐乐的退休仪式走入新时代不行吗😭

查看全文

行啦,我终于不用再纠结和小心翼翼啦。


那个师哥跟我朋友在一起辣!



查看全文

思来想去还是法学好,唉,法学好啊。


这个研嘛,还是要考得心甘情愿滴——


我可真是个虚伪又没耐心的人啊。

查看全文

十年了,他终于出solo了。


这个声音在我目前的人生当中独一无二,如果有一天让我推荐“不是粉丝也值得一听的声音”我一定毫不犹豫地选择他。


声音非常有质感,是一种很难形容的音色,像之前听过的一首电音中鲸歌的感觉,空旷宁静中缓缓扩散开来,是一种非常安定但包含千言万语的声音。


完全是不是粉丝也值得一试的音色,什么都不为,只是欣赏,会感叹人的音色居然可以是这样的,像孤独的鲸游过深海的声音。

到底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现在退掉回家的票,而且不被爸妈打电话过来愤怒斥责。


我真的不想回家。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能获得父母的信任,我在他们印象里仿佛一直都是个不努力的懒散的毫无计划每天混日子的废物。


小时候他们夸我成绩好的时候也是,只是藏起来了。


长大了他们看不到我每天在做什么的时候就更是,大大方方张牙舞爪,偏偏还不许我解释和委屈。


我长到这么大终于不是青春期过分敏感到夜里蜷成一团偷偷哭泣的蠢样子,开始学会剖开自己细细琢磨我的内在究竟是什么,懒惰和梦想、踌躇和大胆是由什么构成。


可惜他们一直都没有试着看看他们自己。


我真的很难过,而且因为努力试图让他们改变而更加难过。


我真的不想回家。

查看全文

今天的日推,译名《月亮与六便士》


正做阅读呢,“不管怎么说也会是个好结局吧”那一句尾音出来,我立马抄起手机看这是啥歌。


这个唱腔我真是惊了,这位神仙到底什么来头,我被圈粉了。



人就这样,说是要与世界斗个彻底,实际是与身边能接触到的那一撮人互相折磨。


这帮人里难免有大佬,比你厉害的你不叫一声大佬叫什么?他们往往构成大部分嚷着要与世界势不两立的人口中的那个“世界”,实际无非是更优秀更上层、需要你仰视供上艳羡的那一部分空间。


可你是在与他们“斗个彻底”吗?不是,你是与他们眼睛中映出的那个自己斗。


他们太优秀了,你看着,又不服气,又常常被打击得泄了气。你不敢停,若有一天你没有了与之相争的意气,你就永远停在这儿——问题是你已经心甘情愿停在这儿,再也不愿进一步了。可你往往又是不愿憋着一口气往前走的,太折磨了,前面总有目标在,超越一个还有新的一个,这世上比你优秀的人太多了,比木星环上的石头都多,你总是能从形形色色的不同的眼睛里望见仰着头的自己、望见自己眼睛里羡慕又不服气的神色,他们在折磨你——你自己的样子在折磨你。


所以人啊,这样背负荆棘向前走着、渴望着向上,究竟是为了什么呢?除去为了获取资源,归根到底人的欲望是为了什么呢?本能吗?我真的不知道,我又真的很好奇。


人就是这样一种热衷自我折磨的生物。


查看全文

今天也并不是开心的一天。


路都是我自己走的,而你们却只顾恨铁不成钢。


所以为什么会想家却不想回家。


玩的


结课周又没在每天练字了,果然又变糟了……唉。

到现在还是难以抉择


我喜欢的摇滚乐队的演唱会泰国场,与,我喜欢的组合的二十周年香港场


撞期,而且忽略时差是同一时间开始


怎么办呢,大概是入伍前最后一场 vs 二十周年最后一场


哭了

查看全文
© 温带常绿阔叶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