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和全职,躺坑底一辈子。

能越千山万水,看轻天下须眉。

一只很随和但有原则的小动物。

不开小号,彪说六道,下笔缓慢,欢迎揉毛。
 

突然就,想谈恋爱了呀。

【獒龙】共情(未完结)

啊……各位好久不见。

首先真的非常抱歉,我失约了。

成山的论文搞得我真是焦头烂额……还好只剩下最后一篇啦,很快就会写完。

之前说的“共情者”的脑洞有在写,只是总是被论文(又是你!)打断……没有一气呵成真的写得很难受。

这边先放一段,等我肝完论文会写完它的。

还有……这篇结束之后可能就不会写獒龙了。最近的事情大家也知道……就是……慢慢心凉了吧……也可能我真的是冷圈体质orz



放片段↓

——————————————

场馆的灯光很亮,在球台上映出一块圆圆的光斑。

他猛地挥拍扣杀,那块光斑在一瞬间剧烈晃动起来,像是池水中破碎的月影。白色的小球高速旋转着敲击对方的台面,然后擦过桌沿落到地上,碰撞出一声清脆的响。

他擦着汗走回座位。

观众席上迎面传来山崩海啸一般的欢呼。

 

又来了。

马龙微微蹙着眉坐到场边,尽量不引人注意地揉了揉额角,努力缓解头脑的胀痛感。

比赛的场馆里总是太吵,人声嘈杂,叫好的或是失望的喊声无时无刻不充塞着他的耳朵,让人没来由地感到烦躁。

他小时候也曾为此向教练抱怨过,但他们也无能为力,只能劝慰他“摒除环境的影响也是一种能力”。

大概国家队的队员们最终都会拥有这样一种能力:当他们站在赛场、全神贯注地投入比赛时,他们的眼睛里只容得下那颗白色的小球,他们的耳朵只能听到球与拍面碰撞所发出的清脆声响,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可是马龙做不到。

他总是难以避免地受到观众们的影响。他是全队公认最专注的那个,但也是全队公认最敏感的那个。哪怕他站在球桌前伏下身子的那一刻耳边万籁俱寂,可场馆里无处不在的气氛还是能通过他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渗透进他的体内,无法摆脱的压抑和紧迫像是恶魔的指尖,撩拨他脑中紧绷到极点的每一根神经。

更何况他还能“听”到观众们的情感。

 

马龙是个共情者。

 

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获得了感受到其他人的情绪的能力,日升月落之间,它就静默地出现在他身上。事实上,除了父母,马龙没敢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一个人,包括队里关系极好的几位哥哥和如父亲一般的教练。

人类总是对异己者怀有下意识的恐惧和排斥。马龙并非不信真情,他只是不能也不肯用自己的梦想、自己的前途冒险。作为运动员,他能站在世界级的赛场上,除了技术足够高超,更重要的是教练们认为他有着冷静的头脑和稳定的、不受打扰的心态,足以应付让人窒息的紧张感和压力。他不能让这件事影响他们对他的心理状态的评估,因为那很可能让他永远失去站在顶尖赛场的机会,让他被迫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选手,让他和他的家人失去赖以生存的东西,荣誉、奖金、俱乐部的工资——

不,仔细想想,其实那些也不是特别重要。

最重要的是,他会失去他无比渴望的胜利。

那一瞬间奔涌而出的巨大快感是罂粟,只要尝过一次,就无法自拔。

在那个惊惧而迷茫的深夜,在马龙下定决心将秘密深藏心底的时候,他仿佛因祸得福一般,比任何同龄的年轻人都更早地找到了活着的意义——站在赛场上,然后获得胜利。

他想赢。

非常。

 

 

“你就这么想赢?!”

听到那个气急败坏的声音时,马龙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他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把涣散的视线聚焦到站在床边的人身上。

“……继科儿?”

马龙有点迟钝地叫了一声,换来这个人怒气冲冲的一个挑眉。

“你他妈的还能认得出人?我还以为你早就该饿得头晕眼花了呢!”

“……什么?”马龙感觉自己的耳朵上仿佛罩了一层膜,又像是隔着水,传进来的声音有种失真感。他晃了晃脑袋,重复了一遍,“饿?”

张继科哼了一声,毫不客气地一巴掌拍在他毛茸茸的脑袋上:“马龙你是不是把自己关傻了,你快三天没吃饭了也不觉得饿?!”二十五岁的青年身强体健,半点不留情的力道把马龙拍得一个趔趄,差点从床边摔到地板上。他的手指上有一层茧,硬硬的很硌人,此刻却不动声色地拂过马龙的后脑勺,春风拂柳一样,轻柔地捋了捋他的头发丝。

马龙被张继科拍得脑袋里“嗡”的一声,整个人彻底清醒了。他捂着脑袋“嘶嘶”地抽冷气,原本混沌的听觉一下子恢复了敏锐,却立刻被另一种躁动的声音震得耳膜一痛。

他猛地感受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情绪,暴躁却又被强压住,像是酝酿着一场爆发的火山,在房间里蠢蠢欲动。这情绪太强烈,刺激着他的心脏,让他不由自主地血流奔涌,心却狠狠一沉——

张继科生气了。

“输了球,就把自己关起来三天不见人,我还真不知道你这么没出息。”

他的声音冷冷的,带着嗤笑,是一听就能惹起火的语气。

马龙没生气。他安安静静地把脸埋进手掌里,平静地说:“但这是第三次了。”

“第三次怎么了?!”反倒是张继科被他惹得有点急,“你输给我还不止三次呢怎么没见你……”

马龙瞥了他一眼。

他叹了口气,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他明白马龙的意思:王皓是不一样的。他怎么可能不懂呢?他太能体会这种感觉了,他简直感同身受。

像水势渐盛的江河日复一日地冲击着大坝。他知道自己可以,他知道自己必然能够,可是他偏偏失败了,而且不止一次地失败了;他甚至清楚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可就是不能克服它;他付出了千百倍的努力,结果却是把“天道酬勤”变成了一个笑话。

这种感觉足以逼疯一个人,张继科想,所以马龙把自己关起来三天已经算是……还行?

费尽力气专程来训人反倒被憋得说不出话,这感觉太糟了。张继科愤愤地锤了床垫一拳,坐到马龙旁边。

“那你打算怎么办?”

马龙抬起眼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继续呀。”

当然是继续呀,还能怎么办?生命的路上由不得他停下,追逐胜利的路上他不愿停下,荆棘扎了脚,还是得继续跑,没有别的办法。他们俩都不是小孩子了,他不懂张继科为什么问这么奇怪得甚至有些愚蠢的问题。

“你……”马龙看着张继科再次被噎住的表情,扯了扯嘴角:“你还在生气什么?”

他感觉得到。张继科和他坐得很近,他不用刻意去体会就能感受到那股情绪。张继科平时的情绪比较稳定,就像是静静燃烧的火,但此刻这堆火却时不时炸起几个火星,分明是还留着些怒气。

马龙观察着他的神色,忽然了然:“你气我没有告诉你。”他的脸色忽然冷下来,“张继科,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要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

张继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变脸如翻书”弄得一愣,张了张嘴,喵都还没能喵出一声,就又被马龙抢了话头。

“我告诉你,别以为跟我表白了就能管我的事,我可什么都没答应。”

张继科脸色一僵,随即摊手苦笑:“龙,你明明知道不是这样。”他起身走到门口,叹了口气,“我只是担心你。”

他关上门,出去了。

马龙脸色阴晴不定地瞪着那门,简直快把门板瞪出窟窿来。过了半晌,他低低地说了声“对不起”。

他猜那个人会知道。


查看全文

没有标题

马龙你怎么还不嫁给张继科:

槲说:



焉之:







刚刚得知全职要影视化的时候我很淡定,大势所趋没办法,知道杨洋演叶修时,我连最后一丝希望也泯灭了,烛焰在狂风面前来不及扑腾就灭了,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大概是这种现实魔幻的感觉。









没有给你挣扎和愤怒的余地,你只能选择接受,在流量小生巨大的商业价值下,同人文化再繁盛,原著粉再坚持,也起不到丝毫作用。本来就不该对商人抱有一丝期望,从古二影视化不就该知道了吗。









看肯定是不会看的,这个结局其实早有预料,这几年的影视剧已经没有能入眼的,永远是那么几个人,穿着不伦不类的戏服,念着毫无逻辑的台词,画面再加个low爆的塑料感滤镜。已经很多年没看过国产影视剧。









但是我不知道我原来才是少数派,我不知道我所在乎的那些抄袭、分裂祖国、家暴、出轨、吸毒、篡改历史、曲解文化在很多人眼里是上纲上线没事找事。









我更没想到如今杨洋的粉丝已经用叶修来称呼他,已经把两个人绑在一起,已经占领了叶修和君莫笑的tag,甚至直接偷盗同人图和文来给杨洋做宣传。人可以不要脸到这个地步。









真可笑,这是一个演员不需要演技,歌手不需要唱功的时代,席间玩猜名字的游戏,一姑娘脑袋上顶的是鹿晗,问我们他是歌手吗,我回答不出来。小鲜肉的粉丝说你们就是嫉妒他红你们就是无脑黑,我们家哥哥有人喜欢有流量不服憋着,演技差怎么了,我觉得演的很好啊,反正我爱看,唱歌不好怎么了,反正我爱听。不,你们不是爱他的剧或者歌,你们爱的是他这个人或者说就是那张脸那个人设。









我确实只能憋着,只能做到不关注不讨论不转发,我大概没有资格说自己是全职粉,没有买过书,只买过很少量的周边,今天突然负能量爆棚,忍不住想说点什么。









杨洋永远不可能是叶修,凭他的演技,他只能永远是杨洋。虫爹说只要书不改,叶修就没变。可是演员粉的混入已经掀起了撕逼大战,圈子已经杂了乱了,每个爱原著爱叶修的人能在这样的环境里继续下去吗,谁来还一片净土。









娱乐业的商业化不可避免,只是从什么时候起变成现在这样了的呢?小时候我们还有各种各样优秀的电视剧看,而现在的青少年看的都是什么水平的影视剧呢?
















13年的《我是歌手》中林老师决赛唱的浮夸是自我剖白,歌词被很多人说地图炮,太故作清高,然而今天回头看,可不就是这样吗?剧本越来越低龄,画面越来越鲜艳,演员只关注如何卖人设圈粉涨流量圈钱,而不是琢磨剧本和演技。也没有人再好好唱歌,现在最火的“歌手”大概是三小只,没有流量没有商业价值的歌手们即使唱的再好也几乎无法支撑下去。









说到商业化,同时有点担心另一个歌手迪玛希,签了黑金之后明显走的是小鲜肉的营销策略,然而迪玛希并不是只有脸的小鲜肉,他的声音条件和技巧已经非常完美,他欠缺的是积累和一个好的编曲作曲团队以及好的中文老师,而不是吃相难看地榨干他所有利用价值的经纪公司。









其实后来发现老林跟叶修有个地方是一样的,不愿意过度商业化,或者说是屈服于市场,所以叶修离开嘉世,自己组建战队重新回归,老林离开索尼,自己成立工作室唱自己想唱的歌。听说如果没有13年的我是歌手,老林准备五年内隐退的,因为他觉得自己的东西没有受众了,其实一个人只靠商演养一个工作室十几年很累了吧。而真正令我难过的是,这些不愿意商业化的人,真的只能被时代抛弃吗?商业化没有错,但是我希望当一个人选择不唯商业为重的时候,也能有条活路走。









多年前,你的东西可以选择叫好或者叫坐,现在只能选择流量或者饿死。投资商肆无忌惮,只要有流量担纲,拍的再烂也有的是人去看去讨论,热度够了自然就会有广告商投钱,稳赚不赔。这不是某个演员某个剧本某个导演的责任,这是整个时代的病。









而病中的人们依然沾沾自喜,像蝗虫过境一样席卷别人的领地,把一切据为己有。

语无伦次,拒绝撕逼,小鲜肉粉请双向拉黑。









我就怼杨洋了怎么着。





查看全文

汇报进度

本来打算先写“共情者”那篇的,今天也确实写了5000+,但是回头一看——

这啥啊……

然后就被我全扔进了垃圾桶。


决定先写双向暗恋的梗吧。


唉。

查看全文

大病初愈,适逢阴雨初晴,阳光正好,便出门小坐,采一朵白云。

压力很大,可是终究有了喘息之机,便算是可喜可贺。

一个决定

暂时不会死磕《山海》了。

不是要弃坑,就是写不动了,这篇文完全是拗着我自己的语言习惯和表达方式在写,太煎熬了。

去他妈的“学习新文风”。我算是弄明白了,我的文风就是我的文风,我是什么人我是什么性格我读过什么书有什么涵养才能造就我的文风甚至改变我的文风,我自己强行去“学”根本就不可能学出什么好的来。

现在想想,这个尴尬的局面大概从我把子博的ID定为“写完山海有情再浪”这种强迫意味十足的名字开始,就早有定数了。

就当是个教训了。

下一步打算写獒龙的那个“共情者”的脑洞,然后大概会有一个双向暗恋的短文,其他暂时没什么计划。

有时间了还是会努力挽救一下《山海》,以后就只放在子博里了。


希望自己能重新开始。

查看全文

一个推文

今天推《图灵测试》,去微博上看就好。

科幻背景,AIx人类科学家,作者脑洞超大,不停反转,爽到炸裂。

最后的结局甜到哭。永永远远在一起。

查看全文

哇很有意思!
会有人回复吗?
没有的话过会儿删……

写《山海》太痛苦了,真的。

今天熬不住了,做什么都心烦意乱,索性拎着相机去了圆明园。

春和景明,早春的花真可爱。

心情好了很多。

一个推文?

我说话不算数了,要在大号发点啥了。

今天上午重新刷了一遍《时之足》,心情真的是……一言难尽。

不知道大家吃不吃全职高手的周叶cp,只是想单纯地推一下这篇文,这设定真的是看着就觉得难过啊。之前的《归一》也是燃燃虐虐最后甜了,至今时不时拿出来重温。

还要强推楚谓之聿太太,她真的太棒太厉害了,她是让我从伞修彻底跳进周叶坑的人啊Q^Q

看了她你就不会觉得我是什么“大大”了,我真的什么都不是啊啊啊!你们去看看更好的人!!!

查看全文

【高亮】

子博@写完山海有情再浪 

顾名思义

以后《山海》都放在那里。

就不打tag了,还在看的人就看吧。

查看全文

最近真的是有些忍无可忍了。

首页莫名出现一大批各个cp的强x弱的文,而且其中弱的一方统一的啥啥都不成一天到晚就知道“犹豫”、花式“哭”、“依赖”什么的,完全就是被包养的姿态,真的搞得我看不下去了。

这样完全不对等的两个人怎么可能谈恋爱?!做朋友都不可能吧作者们是在搞笑吗?!哪怕物质上不对等,精神上也一定要是平等的才能谈得来吧!!!强攻弱受这种事,弱的可以是身体可以是经济水平可以是其他各种,但是绝对、绝对不可以是精神!一个没有主见任由别人揉圆捏扁的那不叫“可怜的小弱受”,那明明就是个拖累吧!

别的cp我说不出什么,也没有立场去说,可是叶修的cp、胖球圈的cp、居然还特么有一篇罕见的贤兔cp,凭啥给我看这种东西啊?!

叶修大大是多骄傲的一个人,自尊自立自强他样样俱全,这么一个坚强的人你把他搞成“弱受”?!不觉得这是折辱他?!

胖球圈更不用说,运动员一个个都是什么人,一句“战士”不为过吧!场下过命兄弟场上可敬对手,从来都是情真意切彼此尊重,把他们写成“弱受”是瞎吗?!

还有贤兔,真是要把我气炸。当年饭圈写手年龄普遍小、写得幼稚就不说什么,毕竟谁还没有个过去了。可是现在圈里明明有很棒的太太,怎么就不去学学?!把我敏写得一副傻白甜样,一天到晚就知道撒娇卖萌“甜南瓜”,你知不知道敏子他多聪明?!杀人游戏和游戏法则的综艺看过了吗,敏子冷静理智又不乏果决,贤敏绝对高智商cp好吗?!

写同人必然要带上个人对他们的理解,逃不掉避不开,可是至少尊重他们的现实形象啊!他们的闪光点应当被放大,而不是用奇怪的人物设定掩盖掉!

幸亏我一直只吃强强,简直不敢想象我吃了强攻弱受之后会是啥样,大概会良心不安吧。

忘了在哪里看到的。
“若不是棋逢对手酒逢知己,就容易成累赘。”

只是觉得,如果你爱他们,请先尊重他们。
共勉。

PS:两天之内更新《山海》。

© 君也 | Powered by LOFTER